越是有權有勢的人家,就越是不能單單隻看錶麵,彆人的家庭內部關係都複雜得很。

“既然是這樣,那隻能麻煩您等慕總回來之後,幫我把合作之事,代為轉告給他吧。”

看著方仲一副正經嚴謹的模樣,葉星辰輕笑出聲,點頭道:“我會的。”

雖然她不瞭解此人的身份,也並冇有聽過他這個集團,但是能跟慕黎川談合作的人應該也不會是什麼小眾人物。

為了不給他惹麻煩,她隻能偽裝成兩人恩愛的模樣,儘量做到跟新聞上一樣。

突然,她在心中苦笑一聲,這個包袱估計用不了多久,就該從她身上徹底離開了吧。

畢竟他們之間也好久冇有說過話,就連簡單的早安晚安都冇有,他們似乎正在漸漸疏離。

“誒對了,慕夫人平時都是一個人住在這裡嗎?這裡這麼空曠,您平時一個人的時候,會害怕嗎?”

方仲略帶關心的話語,突然在寂靜的房間內響起。

聞聲,葉星辰心頭咯噔一下,這是在試探她?

果然,但凡是個聰明人,一來到這裡就能夠明顯的看出來,她跟慕黎川之間的關係其實並冇有那麼好。

這麼久了,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堅持些什麼?

“並不是的。”

然而,葉星辰也隻是心裡苦澀地想著,麵上仍舊是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,開口說道:“我怎麼會是一個人,家裡有丈夫,有傭人,很熱鬨的。”

“是嗎?”方仲皮笑肉不笑地端起麵前的茶,輕輕抿了一口。

一旁的保姆見狀,趁所有人不注意之時悄悄離開了。她跑到了後院,偷偷的給張明打了一個電話,說了一下此時此刻彆墅內全部的情況。

張明聽到這件事情後,讓保姆先看看方仲兩人,他馬上回來。

電話掛斷之後,張明神色慌張。

他隻不過是剛離開一會兒,怎麼就出了這檔子狀況,要是讓老闆知道,他這還有活路嗎?

算了算了,拚了!當務之急,還是先通知老闆吧。

張明剛打了一輛出租車,他一邊準備回去一邊給慕黎川打了一個電話。

對方接通以後,他連忙慌亂地開口道:“老闆老闆,不好了,夫人此刻正跟一個陌生男人坐在一起!”

“你說什麼?”聞聲,慕黎川臉頓時黑了,他的心臟不安的跳動著。

陌生男人?會是慕淵博嗎?她真的要忍不住,再次回到那個男人的懷抱了嗎?

她就這麼不願意留在他身邊嗎?

想到這,慕黎川的神色不由得暗淡了下去,他深吸一口氣,抱著最後的一絲希望,淡淡道:“那個男人,是誰?”

“老闆,是這樣的,那個男人是一個不知名公司的總裁。”

張明一邊回憶著保姆的話,一邊複述道:“他今天帶著他的助理過來,好像是為了跟我們談合作的。”

“合作?”慕黎川聞聲,愣了一下,所以不是慕淵博?

他嘴角突然不自覺的上揚了起來,這是不是這就說明,其實在葉星辰心裡還是在意他的。

“應該是這樣的,現在夫人正一個人應付著他們,老闆,您看,您要不抽空回來一趟?”張明試探性問道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慕黎川聲音淡漠,但其實內心,早已雀躍了起來。

隻要葉星辰不離開,其他的他都可以不那麼介意。

半小時後。

張明跟慕黎川兩人,一前一後的來到彆墅。

慕黎川在看清了來人之後,內心懸著的那顆石頭終於落地了。

“慕總?您終於來了,這是我的名片。”

方仲的聲音驀然在彆墅內響起,葉星辰聞聲,心頭猛然一顫,滿是不敢相信的回眸。

真的是慕黎川?他,他回來了?

這麼多天以來,他們這還是第一次見麵,她竟然不由得有些慌了神。

“方悅集團?”

慕黎川眉頭微皺,眼神隨意的打量了一番眼前人,隨即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,就坐在了沙發主位上。

“是,是這樣的,我聽說您之前曾在半山腰建造過一個彆墅,我對那個彆墅非常感興趣,這次來是想跟您談合作的。”

話落,慕黎川頭都冇抬一下,冷漠道:“不用了,我想,我們冇有談下去的必要,這個合作我拒絕。”

聞聲,方仲頓時愣住了。

拒絕?是他的公司知名度太小了嗎?這才兩句話,他就直接被扼殺了?

“不…不是,慕總,我這次來,是帶了充足的誠意,要不我們在談談?”

“送客!”

然而,慕黎川並冇有給他繼續說話的機會,直接一聲令下,人便被張明強製送到門外了。

他用餘光微微撇了一眼站在旁邊不說話的葉星辰,隨即起身,裝作自己滿不在意的模樣,大步離開了。

他匆匆忙忙地離開,就像是他突然而來一樣。

“老闆?”張明看著慕黎川離開的背影,有些奇怪的喊道,心裡也疑惑不已,老闆怎麼這麼快就離開了。

“我公司還有事,我不希望下次,再出現這種事情。”

慕黎川冷漠地留下了這麼一句話,便匆匆離開了。

葉星辰一直注視著門外的動靜,直到慕黎川走遠之後,她這才緩緩回了神。

其實剛剛她有想過要挽留一下這個男人,但是慕黎川一個視線都冇有給她。

她感受到了來自慕黎川的冷漠,既然對方都已經不在意她,那她何必熱臉貼冷屁股呢?

想來她還真是自作多情,他都已經不記得他們的曾經,曾經那十年裡,他們全部甜蜜的回憶,他都不記得了。

同時,十年前,她悄無聲息地離開,他也不記得了。

她不知道為什麼,明明那些不好的回憶他都忘記了,從他失憶之後,他們明明很好的啊!

可是為什麼,為什麼慕黎川會突然變成這樣?

難道,就隻是因為慕淵博的那些告白簡訊嗎?可是他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願意給她,他們又怎麼才能回到從前呢?

葉星辰隻覺得自己的大腦此刻萬分複雜,她想留慕黎川,想跟他說清楚。

可是,她又不想……不想再這樣卑微地挽留這段本來就冇有愛情的婚姻,是不是就這樣互相變成陌生人的結局更好一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