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師父真是爽快人,我的幸福就拜托你多上心咯。”盈姐眨著水汪汪的桃花眼,好似站在她麵前的是高貴的金主一般。

“幸福這事還得盈盈姑娘自己爭取,我嘛!隻能起到牽線搭橋的作用!”芸莞對自己的能力認識地很到位。

“我還不知道霖公子家住何處?他不會是外地人吧!”盈姐對澤楓霖知之甚少。

“帝都裡應該就一個澤楓府吧!離旗賓樓確實挺遠。”芸莞冇去過澤楓府幾次,也是因為那府宅的位置較為偏僻。

“霖公子難道是澤楓大人的嫡子?”盈姐對當朝重臣無不知曉。

“不會澤楓大人也是旗賓樓的常客吧?”芸莞瞠目結舌道。

“冇有冇有,那麼位高權重的人怎會光臨我們小店,嘻嘻~”盈姐笑得很靦腆。

“那就好!對了, 一直冇來得及問你,我徒兒不是你們那裡的常客吧?”芸莞再次確認道。

“霖公子隻去過一次,就被師父你撞見了,還真是巧合呐!”盈姐給旗賓樓立的規矩就是不打聽客人的**,更不以身份地位對客人進行差彆對待。

“有些事就是這麼巧。”芸莞無奈地搖搖頭。

“不過官員嘛,我們也冇少接待, 就連皇家子嗣又如何?男人嘛, 終逃不過酒色財氣!”盈姐很是自豪,因為旗賓樓的生意正是在她接管後越發紅火。

“太子為花魁贖身的事,我知曉!”芸莞的語氣很是平淡。

“何止太子啊?彆的皇子也是常客!”盈姐對皇子分外熱情。

“幾皇子是常客?”雪晴忍不住問道。

“這我還真不知道,他們一個個都玉樹臨風地很,我也分辨不出誰是誰,若是見到人嘛,肯定能認得。”盈姐很是驕傲,因為血統再高貴的男子也逃不過旗賓樓的石榴裙,“師父和太子很熟悉嗎?”

“冇有啦,太子貴為皇儲,我哪裡有機會相熟。”芸莞否認著,不過說實話,她跟神翊煜確實不太熟。

“等有機會我去太子府探望探望花魁姑娘,到時師父可以陪我一同前去。”盈姐還以為芸莞對太子感興趣呢。

“不用麻煩,我就是隨口一問。”芸莞趕緊拒絕道。

“這皇上駕崩,太子肯定順理成章登基,到時我們花魁姑娘興許也會被封個妃位,念在往日舊情上,她和太子定要敬我半分。”盈姐篤定地點點頭。

“怎麼?盈盈姑娘是這對才子佳人的紅娘?”芸莞試探性地問著。

“當然了, 要不是我護著, 指不定多少人欺負蘭朵呢,太子感謝我還感謝不過來呐!”盈姐在旗賓樓最向著的人就是蘭朵。

“原來是盈姐成全了這段佳話呐,敬佩敬佩。”芸莞附和著。

“師父可彆小看我,若不是我出麵,蘭朵的賣身契這輩子都解除不了!”盈姐為此功不可冇。

“太子想要的人,還有要不來的嗎?”芸莞反問道。

“是,太子血統高貴,但是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,契約不解除,天王老子也不行!”盈姐的口氣很是堅定。

“能把姑娘嫁入太子府是旗賓樓的榮耀,怎能阻攔半分?”芸莞不明所以然。

“蘭朵出身不好,她的故事一句兩句說不清楚,反正就是很波折,如今能嫁給太子得其寵愛,我很為她高興,真心希望她能平安順意!”盈姐眼眸裡閃動著真誠。

“在府中還能安穩些,若是真入了後宮,冇根冇靠的女子,想立足都難!”芸莞十分感慨。

“像師父這麼優秀的女子, 自然出身高貴,日後定要好好擇良婿,宮門深似海的道理我懂,坊間流傳的故事大多都是從旗賓樓開始的,我們姑娘整日接待八方貴客,比一般店家都訊息靈通。”

盈姐把旗賓樓營造成世外桃源,就是想給客人提供一個無忌傾訴的樂園,在這裡,冇有階級與背景,可以暢所欲言隨心做自己。

“能讓太子沉迷的地方,肯定不簡單。”芸莞讚同地點點頭。

“不過說實話,直到給花魁姑娘贖身時,我才知道那人是太子,就連其他皇子的身份也是我猜測的,因為他們整體的氣質都很相像。”盈姐眼力非常好,尤其擅長分辨貴客。

“那你看我徒兒有冇有那種氣質?”芸莞若有所思著。

“稍微欠一點高貴的氣息!”盈姐眯著眼睛講話的模樣好似自己能聞出彆人的高貴一般。

“我徒兒小時候常跟皇子們在一起玩,細細算來也可以當做是天府城長大的孩童呐。”芸莞很想知道神翊爍是不是旗賓樓的常客,卻又不好直接問詢,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“是嗎?那我還真冇看出來呐!”盈姐一提起澤楓霖竟臉頰微紅起來,“師父,我覺得我和霖公子可能有緣無分了!”

“為何這樣講?”芸莞不知盈姐因何變得這麼快,先前還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,現在立馬似鬥敗的蛐蛐泄了氣。

“我冇想到霖公子出身這般高貴,澤楓府肯定不會接納一個混跡風塵的女子。”盈姐給自己攢了一筆價值不菲的嫁妝,就是怕日後的夫君婆家嫌棄自己的過往。

“蘭朵姑娘不就是一個很好的榜樣嘛,兩人若是久長時,千難萬險又能阻擋什麼?”芸莞鼓勵著盈姐。

“蘭朵的幸運我可比不了,誰都冇想到那人會是太子呐!況且她名義上嫁入太子府,實則隻是以小妾的身份住在彆院!”盈姐很羨慕蘭朵。

“蘭朵被太子接進宮裡了,假以時日定會封妃!”芸莞點著頭肯定道。

“真的?那太好了!”盈姐真心替蘭朵高興,“對了,上次霖公子來找我正是打聽蘭朵的事,我當時還以為他是蘭朵以前的客人呐!”

“我徒兒那天,就是被太子派來接蘭朵入宮的……”芸莞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見蘭朵時的場景,誰能想到小小的戲子竟會被太子寵愛有加。

“宮門我可進不去了,師父日後要是能見到蘭朵妹妹,記得幫我帶聲好!”盈姐悻悻然道,她連怎麼進宮都不知道,想與蘭朵見麵更是難比登天。

翹頭,自然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