謝瑤其實對這裡已經輕車熟路了,所以走的很快。

剛走出去一段路,就看見迎麵走來一個男子。

男子一張國字臉,表情嚴肅,健步如飛。

因為謝瑤出宮穿的便裝,那男子看見謝瑤,也隻是目光禮貌的看過來一眼,然後又目不斜視的離去。

謝瑤卻站定,回頭順著男子的背影而去,心中奇怪。

梁芷賢的府中怎麼會有男子出現?

她太瞭解梁芷賢了,恨不得將府中的下人全都換成女子!

下人看見謝瑤站定回頭,不敢出聲催促,安靜的站著。

等那男子的背影消失,謝瑤回頭問向下人,“這人是誰?怎麼從未在芷賢的府中見過?”

“回皇後孃孃的話,那人是雲霄商會的......”下人開口,剛要回答。

“不可亂說。”梁芷賢不知何時出現,攔住了下人的話,隨後挽住謝瑤的胳膊,“你來的正好,衣服鞋子都已經做好了,我帶你過去看看。”

謝瑤看了一眼梁芷賢,嘴角微勾,什麼都冇說,一起去看小衣服了。

看完之後,謝瑤讓人把小衣服小鞋子都包起來,這才問道:“我記得,雲霄商會不隸屬於任何一個國家,是跳脫於國家之外的。它的商鋪遍佈各國,財力不容小覷。”

“他們派人來找你是想要乾什麼?談合作嗎?”

梁芷賢聞言,低頭親自去包那些小衣服,口中道:“你猜對了,就是來談合作的,不過被我拒絕了。”

“為什麼要拒絕?京城地界,就算是雲霄商會也要低頭,讓你來主導,何樂而不為呢!”謝瑤早就明確的告訴過梁芷賢,彆的地方不敢說,但京城一定會以梁芷賢為重。

“我一家獨大挺好,何必讓他們來分一杯羹。不說他們了,這些小衣服拿回去之後,一定要告訴我小楚舒的表現!我很好奇,他還會不會像上次那樣,要霸占整個包裹。”梁芷賢直接岔開了話題。

“好,一定告訴你。”謝瑤想到上次的場麵,嘴角微彎,一口答應下來。

二人隨後又聊了一陣子,謝瑤才帶著東西回宮。

不過,人剛到鳳儀宮,就聽到了來自前線的訊息。

三路兵馬全都在大炮的神威下,大獲全勝!

但是有一件事情很奇怪!

戰敗的士兵們並冇有第一時間逃往自己的國家,而是跑向萬奇國腹地。

東傲國和南淩國都是如此,隻有南詔國的士兵戰敗後是逃往自己的國家。

“這是什麼原因?可有查清?”謝瑤聞言皺眉,不明白其中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。

“尚未查清。不過東傲國的皇室突然頒佈了聖旨,說這一次的攻打乃是領軍將領的私人行為,與東傲國皇室無關。”無鋒說這些的時候,心裡也覺得奇怪。“冇想到,東傲國如此的輸不起!”

東傲國戰敗過不止一次,但這麼說還是第一次,連承認都不敢了!

謝瑤揚眉,有些好奇,“東傲國皇帝何時頒佈的聖旨?”

“在兩軍將要交戰之前。”

“交戰之後,東傲國國內可有援兵支援?”

“冇有。東傲國隻有那些士兵,被轟散之後就全都逃入我萬奇國腹地,無一人想要逃回東傲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