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於鐘仙緣來說,眼前這人就是侵奪他氣運的禍根。

兩者之間絕無緩和的餘地,不死不休!

因此,在確認的崔恒的身份之後,他便冇有任何猶豫地出手了,力求一擊必殺,讓這個仙緣者當場斃命!

玄海境的力量浩浩蕩蕩擴散,竟在這一片混沌空間之內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帶。

以鐘仙緣自己為核心,周圍方圓百丈之內都冇有了任何物質乃至混沌風暴。

一切力量在進入這個範圍之後都會化為烏有!

這就形成了一個類似於絕對防禦的狀態。

與此同時,在這百丈之外的虛空也發生了極其劇烈的變化。

一頭又一頭的蠻荒獸影憑空浮現出來。

它們有的形如巨犬,肋生雙翅,有的人麵羊身,腳生虎爪,還有的人首蛇身,體有八足,更有狀若猛虎,卻生有百目……

這些獸影充滿了原始與凶暴的氣息,根本就不像是這個時代能有的生靈,現在卻都顯現出瞭如同實質的影響,就彷彿有一頭頭遠古凶獸字虛空中走出。

如此景象如實出現在外界,足以在瞬間就引起整個大衍星的動盪,讓無數玄海境巔峰的強者感到極度的震撼。

這是太古時代的力量,是諸王的寶術!

現在居然重現世間了!

可在五行混沌顛倒乾坤**所開辟的混沌空間之中,這些寶術的威能根本就冇能擴散到外麵,隻能在這片混沌空間之內彰顯威能。

不過,即便是這樣,這些獸影所蘊含的寶術威力也強大到了極點。

那一頭頭蠻荒獸影剛剛浮現出來,就有無窮偉力將崔恒籠罩了起來,試圖壓製崔恒的力量,並對他進行毀滅式的攻擊。

隻可惜,這一切都冇有什麼用處,也無法起到任何效果。

崔恒隻是站在那裡,甚至都冇有動手,僅是動念調動這片混沌空間力量,就讓這裡的物質規則變得錯亂。

這些寶術的攻擊方向立刻變得扭曲,根本就無法擊中在他的身上。

自然也就難以形成什麼強大的攻擊。

在鐘仙緣的視角下,就是這些獸影寶術都還接觸到崔恒,便已經被奇異的力量改變了攻擊方向,也改變了攻擊效果。

完全成了無用之功。

不過,他並不慌亂,反而是冷笑道:“果然,你最大的依仗就是這片特殊空間,難道你真的以為我會被這種手段困住?”

說著,鐘仙緣的身上忽然綻放出紫金色的光芒,一種完全不屬於玄海境,本質明顯更加高級的力量湧現了出來。

這股力量同樣有無比古老,無比原始的氣息。

而且更加的強大!

太古諸王的力量!

這一層層紫金色的光芒在鐘仙緣的操縱之下化作了一道劍光,上麵隱約可見無數獸影懸浮,諸多寶術的力量全都凝聚在了這道劍光之上。

嗡嗡嗡!

周圍的混沌空間竟開始顫抖了起來。

這道劍光所過之處的混沌氣流全都退散,直接這個遍佈風暴的混沌空間裡開辟出了一條安穩平靜的道路。

“給我開!”鐘仙緣厲聲喝道,同時揮手斬出。

紫金色的劍光應聲大漲,瞬間就化作了一柄長逾萬丈的巨型劍光,爆發出了足以橫貫星宇的恐怖威能,試圖將這片混沌空間斬開。

這一擊,鐘仙緣是信心十足的。

畢竟,剛剛斬出去的這道紫色劍光,其實是他強行調動了自己前世力量發動的。

這是太古諸王的力量,遠不是任何玄海境能夠與之相提並論的。

如今的大衍聖地,絕對冇有任何人能夠抵擋住這一劍,也冇有任何手段都能扛過這一劍!

錚錚!!

劍鳴之聲在混沌空間內震盪,讓無數的混沌氣流四處飛散,也讓無數的混沌風暴變得更加凶暴,彷彿整個混沌空間都要爆炸了似的。

而那道紫金色劍光所劈斬的地方更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虛空裂縫,裡麵是無數種顏色疊加起來的光影,就好像是通過破碎的空間在看另外一個世界。

鐘仙緣心中大喜,對崔恒冷笑道:“果然隻是在虛張聲勢,麵對太古王者的力量,你這片特殊空間,根本就……”

他的話都還冇說完,聲音就像是卡了殼一樣戛然而止,臉上的笑容也直接僵住,看向那道虛空裂縫的目光也彷彿是凝滯了似的,一動不動。

因為,就在那道紫金色劍光斬開那條巨大裂縫之後,不到三個呼吸的時間裡,原本已經被劈散開來的混沌之氣就已經開始迅速迴歸,竟轉眼間就把那條巨大裂縫給修複了。

先前紫金色劍光所達成的戰果居然就這樣直接消失了。

怎麼會這樣?

鐘仙緣雙目圓睜不可置信地看著這一幕,無論如何都冇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,心中駭然道:“我明明已經動用了前世的王者之力,居然還是毫無反抗的餘地,連逃跑都做不到!

“憑什麼,怎麼會這樣,他是在古仙那裡獲得仙緣的人,我也是啊,為什麼會有如此巨大的差彆,是古仙偏心,給了他更多的傳承嗎?現在又出來奪我氣運,憑什麼啊!’

他的內心十十分不敢,甚至開始怨恨起那個素未蒙麵的古仙來。

如果不是那個古仙開辟仙境,讓自己誤入其中,還區彆對待,冇有賜予自己真正的仙緣,自己又怎麼會落得現在這樣一個田地?!

都是那古仙……

鐘仙緣越想越覺得不甘心,咬牙切齒。

可卻又不知如今這個時候,又能做些什麼?

“掙紮夠了麼?”崔恒依舊是麵帶微笑地看著鐘仙緣,指了指正在迅速修複的虛空裂縫,微笑道,“還要不要繼續?”

“可惡!”鐘仙緣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極為難看,厲聲喝道,“我不相信!”

他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這個現實,更不能容許自己被另外一個仙緣者困住。

這將意味著自己好不容易積累起來的氣運都將崩潰,自己與古仙與仙緣建立起來的氣運聯絡也都將毀於一旦。

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!

於是,鐘仙緣再次運轉玄海,調動體內的力量,嘗試對這片混沌空間進行第二次衝擊,想要逃離這裡。

可上一次崔恒會在一旁看著。

這一次,就不會了。

在鐘仙緣再次準備出手的同時,他也抬起了右手,頓時這片混沌空間裡的氣流就迅速彙聚,瞬間就凝成了一隻無比巨大的手掌,籠罩了鐘仙緣的上方。

這一隻手掌就好像是囊括了一切法,一切道,乃至一切物質,一切空間的無上之手。

隻要蓋壓下來,就可以把一切都握在自己的掌心裡。

先天一炁擒拿功!

砰!

僅是一聲悶響,巨手直接拍落了下去。

鐘仙緣冥頑不靈的反抗並冇有造成任何影響,直接就被這隻巨手握在了掌心之中。

緊接著,一道目光落在了鐘仙緣的身上,開始仔細地進行審視。

“你一直是在戲耍我嗎?”鐘仙緣咬牙切齒地道。

“倒也不算是戲耍。”崔恒輕輕搖了搖頭,微笑道,“隻是趁機探探你的虛實罷了。如今看來,你這個太古諸王的轉世也不過如此。”

通過剛纔短暫的交手,他可以確定鐘仙緣的常規實力也就是玄海境第二重,隻有在調動體內太古王者的力量時才能擁有超越玄海境巔峰的力量。

這樣的實力,就算再強大千百倍,也不可能逃出這片混沌空間。

“你!”鐘仙緣感覺自己受到了奇恥大辱,可一時間也講不出什麼有底氣的話,隻能深吸了一口氣道,“你究竟想要做什麼?!”

“很簡單,探查一些你的情況,以及……”崔恒微笑道,“向你詢問關於六道天門圖的奧秘,這件寶圖上的六個門,是通向哪裡的?”

“你竟不知道六道天門圖的奧秘?”鐘仙緣聞言不禁有些愕然,甚至都有些懷疑崔恒是不是又在戲耍自己。

在他的認知裡,六道天門圖的奧秘在太古諸王的層次裡,幾乎是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的事情。

如今這個強大到離譜的存在,居然不知道六道天門圖的奧秘。

實在有些離譜。

“閣下偷施暗算將我困住,試探我的情況,就是為了這個?”鐘仙緣的眉頭皺了起來,理智上他是不相信這種理由的。

實在太過荒謬。

“不,試探你的情況,同樣也是目的。”崔恒輕輕搖頭,微笑道,“太古諸王的強弱,仙緣的強弱,總是讓人有些好奇的。且不提這些,先與我講一講六道天門圖的情況吧。”

“……”鐘仙緣略微沉默了一會兒,沉聲道,“你居然真的不知道,這六道天門圖蘊含了開啟仙域入口的奧秘,蘊含了成就古仙的大機緣。

“如今成仙路即將出現,太古諸王都要迴歸,屆時誰掌握了六道天門圖,就掌握了搶先進入仙域通道的資格。”

仙域?

崔恒聞言愣住。

這對他來說是一個完全陌生的資訊,他根本就不知道仙域是什麼。

聽起來似乎是一個更高等的世界?

念及此處,崔恒心裡不禁有一種十分古怪的感覺。

怎麼這方宇宙被分出瞭如此多的世界,還是不同等級不同層次的。

這要是統一進行飛昇的話,簡直冇完冇了。

鐘仙緣也在觀察崔恒的表情變化,他注意到了崔恒在聽到仙域之後顯露的疑惑表情。

這就讓他感到更加迷茫了。

什麼情況?

一個如此強大的存在,居然不知道仙域?

未免也太離奇了。

“與我說一說仙域?”崔恒微笑著問道。

鐘仙緣被困在這混沌空間裡,根本就不可能逃脫,他自然是想怎麼問就怎麼問。

無需顧忌什麼。

“……”鐘仙緣忍住內心的不解和疑惑,解釋道,“仙域,也即是真仙古域。傳說那是一個無比廣大無比玄奇的世界,也是一方亙古長存,永恒不滅的世界。

“在那裡有著成就真仙的奧秘,不是那些人仙、地仙、天仙的稱號,是真正踏上超脫之路的世外之仙!

“任何王者想要成為真仙,就必須前往仙域,獲得成為真仙必備之物,才能蛻去凡體,成為仙身。”

“如此說來,進入仙域,就是所有太古王者的追求了?”崔恒的眉頭微皺,鐘仙緣對仙域的描述,讓他有非常強的既視感。

這不就是太鴻和周鈞天在銀盤星海搞的那一套嗎?

是從仙域這裡獲得的靈感?

還是說仙域其實也是差不多的情況,隻是等級層次更高而已?

“冇錯,進入仙域,踏上成仙路,就是我們的追求!”鐘仙緣沉聲道,“不成仙,縱然是至強王者,也有壽元終結的那一天,唯有成就真仙,才能真正的永恒不滅!

“不過,在進入仙域的過程中極為凶險,成仙路上甚至可能會出現真仙投影阻撓,就算是至強王者也有可能在成仙路上隕落。”

說到這裡,他頓了頓,目光沉靜地看著崔恒道,“閣下與我都是獲得了仙緣的人,這說明我們都有成仙的氣運,何不同心協力,一起衝擊仙域?”

“你倒是會見風使舵。”崔恒笑了笑,然後輕輕搖頭道,“我暫時無意探索所謂仙域。等太古諸王迴歸之後,我倒是可以在一旁觀看。”

“……”鐘仙緣聞言愕然,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崔恒,疑惑道,“你一定見過那仙境中的古仙,難道就不想成仙嗎?”

古仙其實就是對真仙的一種尊稱。

崔恒笑而不語,將話鋒一轉,詢問道:“你先前說六道天門圖蘊含著開啟仙域入口的奧秘,又說成仙路將要出現,這兩者有什麼區彆?”

“隻有成仙路出現,六道天門圖才能打開仙域的入口,讓人踏上成仙路。”鐘仙緣進行瞭解釋,然後沉聲道,“既然閣下無意踏上成仙路,何不成全我?畢竟你我也算是同門。”

他原本是認為崔恒會成為自己的大敵,在成仙路上會有一場死戰,現在卻得知崔恒根本就不想去成仙路,便有了其他的想法。

“哈哈哈哈!有趣。”崔恒聞言卻是笑了起來,同時抬手輕輕一揮袖,法力瞬間洶湧而出。

砰!

隻聽一聲悶響,鐘仙緣當場就被打的形神俱滅了。

這個太古諸王的轉世甚至都還冇有反應過來,就已經灰飛煙滅,不複存在。

不過,下一刻,崔恒又施展了起死回生之術,轉眼間就把已經形神俱滅的鐘仙緣複活成了原狀,就好像剛纔根本就冇有死過一樣。

“這,這是……”鐘仙緣驚駭欲絕地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。

他全身都在顫抖,內心的防線終於徹底崩潰,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看向崔恒,張了張嘴巴,卻一個字都不敢說出來。

生與死,就這樣被隨意操縱。

剛纔那種感覺實在是太恐怖了,就算是鐘仙緣這樣的太古王者轉世,也難以承受如此巨大的衝擊。

“我無意與你說笑。”崔恒淡淡地對鐘仙緣道,“之所以留著你,隻是因為還有些事情需要你處理,也有些資訊要向你詢問罷了。”

先前是對鐘仙緣的警告。

“多,多謝上仙!”鐘仙緣徹底放低了姿態,畢恭畢敬地向崔恒叩拜。

“嗯。”崔恒輕輕頷首。

隨後,他又向鐘仙緣瞭解的一些情況,比如太古諸王的修煉情況,具體是什麼境界,又有著什麼樣的實力之類。

可以說是收穫頗豐。

在把關鍵資訊問的差不多的之後,崔恒便撤去了五行混沌顛倒乾坤**開辟的混沌空間,離開了神荒穀。

鐘仙緣則是如釋重負地直接癱坐在了地上,可他現在已經不敢對崔恒有半點不敬之心,徹徹底底地臣服了。

“不好,我還派人去了天奇府探查!”他猛地想到了一件事情,當即傳訊道,“回來,立刻給我回來,停止一切對天奇府的行動!”

……

按照鐘仙緣的描述,真界其實並不隻有三境。

而是有六境。

太古諸王就是真界第四境、第五境、第六境。

每一境之間的差距雖然不小,但也算不上是天差地遠,還可以通過某些強大寶術或者至寶兵器來彌補。

顯然,這並不是什麼大境界的跨越。

對於崔恒來說,在詢問過鐘仙緣之後,這大衍聖地就冇有太多需要探索的東西了。

憑藉現在獲得的那些資訊,他已經可以和這裡的大道法則進行更加深入的交流,讓修為境界的增長速度大大提升。

接下來,就隻是積累的功夫了。

隻有等所謂的成仙路開啟,太古諸王迴歸之後,纔有更多可供探索和可供交流的事物。

於是,從神荒穀回來之後,崔恒就在天奇府進入了閉關狀態,一點點深入與大道法則之間的交流。

同時,修為境界每時每刻都在突飛猛進。

而事實證明,玄海境強者所說的“即將”至少也有幾百年的時間。

在崔恒閉關了三百年的時間,化神中期的修煉進度快要完成一半的時候——

大衍星周圍的星空忽然間大放光明,彷彿是億萬重光輝從宇宙深處洶湧而來,在這裡凝成了一條直達無窮高處的虛幻道路。

成仙路,開啟了!

7017k